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列表

煤价下行煤企生存压力大 霍煤|八大当家主播已出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dfclxwc.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07-28 17:00:16
煤价下行煤企生存压力大 霍煤成首家被重组大型煤企 原标题:煤价下行煤企生存压力大 霍煤成首家被重组大型煤企 原标题:煤价持续下行煤企生存压力大 霍煤集团成首家被重组大型煤企 煤价持续下行煤企生存压力大 霍煤集团成首家被重组大型煤企 分析师认为,如果煤价继续创新低,煤企亏损扩大,不排除部分中大型煤企也会面临资金链断裂和被整合的局面 霍煤集团成首家被重组大型煤企 分析师认为,如果煤价继续创新低,煤企亏损扩大,不排除部分中大型煤企也会面临资金链断裂和被整合的局面 ■本报记者 李春莲 近日,内蒙古矿业集团将通过受让通辽市政府无偿划转股权和增资的方式,实现对霍煤集团的绝对控股。 这是内蒙古地区首例国企之间的重组,也是首家大型煤企被重组。 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内蒙古拉开了推动煤炭企业重组的序幕,但主要是小型煤企和电企之间的上下游整合。 分析师认为,减产产能的反弹和在建煤矿新增产能意味着煤价未来仍有下降的压力,后面如果煤价继续创新低,煤企亏损扩大,不排除部分中大型煤企也会面临资金链断裂和被整合的局面。 霍煤集团被重组 内蒙古矿业集团成大股东 7月21日,《证券日报》刊发的《内蒙古拉开煤炭上下游重组序幕 仅关停小煤矿恐仍难救煤市》一文称,产煤大省内蒙古为化解煤炭产能过剩,推动煤炭上下游企业重组拉开序幕。 就在同一天,《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通辽市政府、内蒙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作重组霍河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霍煤集团)签约仪式在通辽举行。 作为霍煤集团本次重组的新增股东,内蒙古矿业集团将通过受让通辽市政府无偿划转股权和增资的方式,实现对霍煤集团的绝对控股。重组后的霍煤集团将依法调整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和经营管层。 据了解,内蒙古矿业集团是以矿产资源勘察与开发为主导产业,集探、采、选、冶、加五位于一体的自治区直属大型国有资源企业,也是自治区矿业资源产业的龙头企业和矿业权整合主体及矿业资本运营平台。霍煤集团是通辽市骨干国有企业,现已具备发展煤?电?铝和煤?煤化工循环产业战略的基础和条件,是通辽市煤炭及深加工项目对外合作开发的平台。 此次重组成功,将实现以内蒙古矿业集团的增量激活霍煤集团存量的“双赢”目标,进一步优化霍煤集团的资产结构,增加公司资本金,提高资产质量,增强发展后劲。 安迅思分析师邓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两家国有企业兼并重组,符合大环境的趋势,强强联合,未来煤炭行业将有更多的兼并整合出现。 需要一提的是,霍煤集团还拥有上市公司露天煤业6.43%的股权。 露天煤业日前发布的公告显示,依据目前煤炭市场的销售形势,公司预计2015年度煤炭销售吨煤综合售价为108.37元 吨(不含税),较5月27日公司《重大经营环境变化公告》中预计的2015年度煤炭销售吨煤综合售价110.13元 吨(不含税),下降1.76 元 吨(不含税),下降1.6%。 根据公司财务部门预测,预计将使公司2015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减少6700万元左右。 昨日,截至收盘,露天煤业收于13.9元 股,大涨7.25%。 值得注意的是,霍煤集团自2012年开始债务压力就不断增加。 鹏元还指出,2013年以来,受行业产能过剩的影响,霍煤集团铝合金圆铸锭产品、车轮产品和 铝扁锭产品营业收入和利润水平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随着参股公司蒙东能源和露天煤业经营业绩的下滑,公司投资收益下滑幅度较大,公司负债规模有所增加,有息负债规模较大,存在一定的债务压力。鹏元维持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AA,将本期债券品种1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A,本期债券品种2信用等级维持为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分析人士指出,这也是霍煤集团被整合重组的主要原因之一。 煤价下行承压 中大型煤企也面临整合 值得注意的是,内蒙古煤炭行业重组整合的信号在前不久就已经发出。 6月4日,内蒙古发布《关于支持煤炭转化企业与煤炭生产企业重组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内蒙古提出,为有效化解煤炭产能过剩,推动煤电、煤化重组并购,构建内蒙古煤电化整体优势,将全力支持煤炭上下游企业重组。 前不久,内蒙古自治区煤炭工业局在锡林浩特市召开的煤炭转化企业与煤炭生产企业重组座谈会上,有多家煤电企业达成合作。 需要一提的是,今年以来,尽管煤炭行业不断控制产能,但由于需求不足,煤炭市场仍旧处于水生火热之中。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快报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6月份,全国煤炭产量为17.25万吨,同比减少13788万吨,下降7.4%;煤炭销量为16.22万吨,同比减少14226万吨,下降8.06%。尽管产量得到有效控制,但是需求依然低迷,导致煤价下跌,库存上升。 根据中金公司的研究报告,在国内主要煤矿基地陕西北部榆林和内蒙古鄂尔多斯较多煤矿都处于亏损状态,大部分规模较小的矿井已经关闭或停产 (比如伊金霍洛旗有超过60座煤矿,但目前仅十几座在产)。此外,伊泰是内蒙古生产成本最低的企业,但该公司也计划今年减产1000万吨(去年产量4320万吨)。 中金公司认为,短期内煤价下行空间有限,因为大部分高成本煤矿已经减产。但是长期而言,减产(冬眠)产能的反弹和在建煤矿新增产能意味着煤价未来仍有下降的压力,从而推动煤炭行业进行实质性整合。 邓舜还表示,在煤炭行业持续不景气的情况下,一些实力较弱的煤企会被逐渐的兼并整合。经过这一波行情的洗礼,以后能留下来的都是有实力的企业。刚开始可能是小煤企,后面如果煤价继续创新低,煤企亏损扩大,不排除部分中大型煤企也会面临资金链断裂和被整合的局面。 拟仍在于其转型和创新发展。
上一篇:合肥拟建33条公交专用道 首批四条|晚秋 百度影音 下一篇:澳洲客人访惠促活牛贸易尽快实现 |涪陵大木花谷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