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列表

老太照顾3个疯儿子近30年 曾是宣传戏女主角|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dfclxwc.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12-29 11:24:38
老太照顾3个疯儿子近30年 曾是宣传戏女主角

52年前的8月,老山村——仙游县石苍乡一个最偏僻的乡村,来了个从城里来的小学老师严老师。如张艺谋电影《我的父亲母亲》一样,村里17岁的姑娘罗春英与他相恋了。

电影的结局是美的,现实里他们的结局是相反的。分手,她嫁给了一个退伍军人。她不会想到,接下来半个世纪的人生,她的三个儿子会陆续疯掉,如今67岁的她还要在超市做检菜工,用一个月800多元的收入维持三代人的生活。

他返城后进了机关,后来成了一名机关干部,退休后生活平静。然而,今年8月,城镇化进城打工的浪潮让他在县城里见到了她的初恋,曾经的清新女神已经成了一个凄苦的老人。

两间瓦片遮盖的一层土房,矮破、昏暗,他悄悄望着县城东门一片棚屋间罗春英用一个月100元钱租住的房子,“我该拿什么拯救你,那个曾经如青竹般清新的女孩?”

最远的山村

来了位师范毕业的老师

11月20日,记者采访严老师是在仙游县城严老师一个学生开的茶叶店里。

从严老师高高瘦瘦和有点突出的门牙来看,年轻时的严老师并不是一个帅哥。但从他丰富的词汇、抑扬顿挫的语调、乐观的表情推断,年轻时的严老师是非常吸引女孩的。

“山清水秀满山青竹”,严老师的回忆开始,“第一次见到罗春英,也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就是有一种清新的气质,如那里的水,如那里的青竹。”严老师的叙说很有诗意。

时光回到52年前那个7月的夏天,仙游师范学校的礼堂里有点闷热,600多名毕业生在等待着毕业和分配。在那个年代,师范生毕业后的工作是由国家统一分配的,个人必须服从。

严老师多才多艺,在师范学校学习时是个文艺积极分子,一个人就能支撑起一个剧组的工作,编剧、音乐、舞蹈样样都行。毕业前他来到仙游最好的一所小学实习,他的才华让校长刮目相看,校长私下里问他,毕业了就到我们学校来怎么样?

这可是这个县城最好的小学了,严老师因为有了小学校长的承诺有点兴奋。终于,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可师范校长念出的学校名字是仙游县石苍乡老山小学。

一切,只因为严老师的父亲是地主。在那个年代,一旦与地主这个身份有关,身份不好,一切都将“杯具”。

更让严老师想不到的是,老山这个地方根本没有班车可达,跋山涉水需要两天一夜的时间。

1963年8月的一天,严老师一早从仙游出发,上午坐班车中午到达仙游钟山镇,班车到此为止,接下来只能步行,走到天黑终于走到石苍乡,在这里要住一夜。第二天上路前必须准备好干粮,因为路上已经很少能看到人家了,更别说餐馆了,倒是不太用为水担心,因为随处都有甘甜的山泉。

天快黑时终于来到老山村,严老师傻眼了,没有电灯,土坯房子依山而建,上百户人家一片瓦都见不到,在他们的屋顶上,是将竹筒劈成两半,打掉中间的竹节,然后错开一上一下地拼在一起,下面是无数个“W”,上面则是无数个“M”,正好合起来拼成长长的一排,因为老山村盛产竹子,就地取材,村民就这样做屋顶防雨。

没有教室,当时的老山小学就设在一座破庙里,当然也没有教师宿舍,严老师只能住在庙里。耕地不多,食物也是紧缺的,一个单生汉,一日三餐都经常没有着落,萦绕在严老师脑子里的只有两个字:逃离。

排演宣传戏

女主角和导演相恋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各地农村开办了不少扫盲班。以前老山村没条件办,现在小学来了正规师范毕业的老师,当然也要开起扫盲班,针对的多是没有上完小学的大龄孩子和年轻人。

开班第一天,一个扎着两个小辫、衣着朴素、模样清新的姑娘,与严老师互动最多。她是18岁的村妇女主任罗春英,除了干农活还要组织村里女人参加各种活动,包括晚上的扫盲班。每天晚上吃过饭,小罗就跟村里的小姐妹们一起,点着竹子做的火把来到小学。

小罗在村子里已经非常有名,聪明灵活会做事,这是大家对她的评价,村里开会什么的,她都被村书记和村长点名参加,还负责起组织村里的妇女工作。

最让大家刮目相看的是,她很有望成为乡里的妇女主任,这与当时她参与的宣传戏《看新城》在县城的演出大受欢迎有关。

那个年代,县里给乡镇、乡镇给每个村派任务,每个村都要唱宣传戏,戏排好后要到乡里演出,好的还要到县城演出。

没想到,严老师在师范学校的才艺在这个偏远的山村派上了用场。

据一位当时参加过宣传戏的人说,当时参加宣传戏的很多都是扫盲班的学生,扫盲班也从小学搬到了村部,村部就在大家住的地方,这样他们就不用拿着火把来回走山路了。

他们晚上上一个小时课之后,便开始编排宣传戏。村部有个礼堂,大概有两三百平方米,礼堂上有个舞台,下面则是观众席,上下两层但是没有座位,大家站着开会也站着看戏。

当时,参加宣传戏的女孩有5个,还有些大人,女孩子里面小罗的年龄最大。他们排演了很多节目,《智取威虎山》《沙家浜》,还有《红灯记》等等,每个剧目严老师都很了解,既是编剧,又是导演,还有舞台,甚至音乐,他为所有的剧目都配好乐。

戏中的女主角,当仁不让的是小罗。严老师说小罗聪明、活泼、有能量,口齿伶俐,很会讲道理,新东西一说就会。

很快,老山村的宣传戏在乡里出了名,每次的汇报演出乡里的人都期待老山村的演出。终于,更重要的任务来了,乡干部接到一个任务,每个乡要选几个样板戏到县城汇报演出。老山村理所当然也接到了这个任务。

严老师当然知道这次县里演出不同于在乡里,平时那些样板戏大家都已经看惯了,没有新意。他想起自己在师范学校看的一出戏,是关于一个西藏女孩带着爸爸来到拉萨的表演,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这出戏的名字叫《逛新城》,是一首著名的二重唱,讲述的是西藏解放后的故事,反映了西藏和平解放后,在党中央的领导下,西藏各方面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为了表演好这个节目,剧组不得不加班。而每天,小罗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到村部排演节目。而这时也是严老师最开心的时刻。每天两个人都想在一起工作,而且非常开心,大概就是已经互相喜欢上了对方,朦胧间双方都已经感觉到两人的关系在慢慢发展。

《逛新城》在县里演出取得了成功,一切那么的新鲜,谁也没想到县里最偏远的老山村表演的节目,会得到县城人如此大的共鸣,给老山村甚至是乡里带来很大的荣誉,乡干部也对小罗这个小姑娘刮目相看。

52年后,罗春英回忆起她的人生,也将这个阶段看作自己最辉煌的时期,也是最甜蜜的一段时光。

命运转折点

嫁给退伍军人,三个儿子陆续疯傻

甜蜜到悲伤之间的命运转折点终于来了,邻村一名退伍军人来提亲了。这名军人转业后进了县里的一家大型国企,高且帅。

在那个年代,国企员工和严老师之间,选择谁?好像是一个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答案。国企员工,根红苗正的工人,前途光明;而严老师长得又不好看,地主身份,前途一片黑暗。

父母、亲人、长辈、村干部们,几乎所有的人都用一个声音劝他:跟严老师分手,嫁给国企员工。

半个世纪过去,采访时,罗春英仍不停向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感叹:“现在沉重人生的唯一原因,就是当初选错了婚姻。”

于是,分手似乎是一股洪流淹没下的自然选择。据当时一起演宣传戏的一名姑娘回忆,分手后,严老师不吃不喝好几天,失魂落魄地在野外乱走,村干部吓坏了,请了法师要给严老师收回魂魄。

后来,严老师回城。

而罗春英的婚姻在争吵打架中挣扎着前行,并生下三个儿子。

“1985年,我丈夫患癌去世,过了几年,大儿子疯了,接着二儿子也疯了,再后来,已经结婚生下孩子的三儿子也不大正常了。”

年岁渐长的罗春英从木器厂的磨工转到超市当检菜工,现在,以每个月600元的工资,加上政府补助的低保200多元,总共800多元支撑整个家庭。

“我那三儿子有三个孩子,大的是个女儿,已经18岁,没有读书去打工了,二女儿16岁,小的是个男孩,还在念小学。”罗春英絮叨地说着,“我每天下班回来,还要照顾孙子、儿子,一年一年愈发力不从心。”

罗春英的上班时间属于轮班制,她每天早上五六点就步行去超市,傍晚收工回家。有时中午也去超市,到了晚上八九点才下班。

“主要是工作时间长,每天待在超市里10多个小时,我只要负责挑拣菜,把好的挑出来,坏的扔掉,方便顾客买。”罗春英说,“中午和晚上也是我回去做饭,小儿子回来吃下饭,又匆忙出去开车载客赚钱。”

这种长期“两点一线”的生活虽然不是体力活,但也让罗春英感到十分疲惫。而更让她担心的是,年仅10岁的小孙子成绩并不是很理想,还有些调皮。

“这孩子的确有点缺少家长管教,现在读小学,我们平时只有在三餐吃饭的时候见上面,再就是晚上睡觉的时间,他爸爸跟他接触的时间也不多,所以肯定在教育上有些问题。”

罗春英的小儿子对记者说,不仅在教育方面,在家庭情感上,他也觉得亏欠了儿子。他说:“从小我们对他可能就缺少温暖和关怀,在心理上,他也比同龄人缺失了一些东西,只希望他再大些会变得懂事,会上进。”

东南快报(微博)记者看到,罗春英一家六口住在一个矮房子里,里面只有两个房间。

“大儿子和二儿子住一个房间,他们每天疯疯傻傻的,在路上走来走去。我和三儿子还有两个小孩住一间,三儿子近来精神也不大好,要靠药物控制。”罗春英说完,仿佛已流尽眼泪,只剩无助的叹息……

东快记者刘媛文/图

互动

帮帮这个可怜的母亲

一位六旬老太照顾三个疯儿子近三十年,如今在超市做检菜工,一个月800多元的微薄收入维持三代人的生活。罗春英的境况,让人担忧。亲爱的读者,你愿意伸出手,帮帮这位可怜的母亲,稍微减轻她肩上的重担吗?也许,有了您的帮助,在年届七十的时候,罗春英还可以感受到生活中留存的那丝温暖。

(东南快报(微博))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长沙16岁高中生冷天跳水救人 两学生旁边接应--陕 下一篇:牵住“牛鼻子” 是他工作的拿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