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联系方式 > 文章列表

刘慈欣:坚守科幻疆域,无论热闹孤独|角龙

作者:程力专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www.dfclxwc.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11-30 09:56:26
刘慈欣:坚守科幻疆域,无论热闹孤独

  时代巨变的洪流中,坚守初心,犹如傲骨凌霜。唯有守护最初梦想的毅力和勇气,才是推动国家进步的力量。

  2003年11月11日,我们从永安路106号出发,86c38c97a142c0e7127b1eb5179aab9c这个国一点一滴的变化。12年后,我们选择了30人??他们无身处喧嚣躁动,抑或遭遇时代逆流,均以不变的信应对变的困局。

  在岁月的年轮中,他们有快意、有消沉,有对酒当歌、有失意彷徨。在一次次的磨砺中,不忘初心,举步向前。

  在这里,时间是对信念的敬意。

  本期人物:刘慈欣

  刘慈欣,1963年生。前山西娘子关火发电厂工程师,中国本土最具影响力的科幻作家,蝉联1999年-2006年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续两年获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科幻作家奖,2015年凭借《三体》获第73届雨果奖,成为第一个获得此项科幻文学最荣誉洲人。

  凭着《三体》拿到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后,刘慈欣和他的科幻小说火得一塌糊涂。

  10月14日,北大未名湖畔的人文学苑,一间可容百余人的会议室,被里三层外三层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是冲着科幻大咖刘慈欣而来。能挤着坐在地上的学生已算幸运,站在后面的听众连偶像“大刘”的脸3255527abb1170377ee92f85b2aa0660不着,一到会议结束,会议室的三个门外,都还排着队伍。

  刘慈欣一开口,屋子里eab7094e64025f348a6746b9e8b30c3c安静下来,又???@?@暗涌着某种莫名的狂喜,站在门外的同学踮起了脚尖、抻长了脖子。

  像这样热闹场合,刘慈欣最近经历了很多。就在这次研讨会上,93dcac19d099b250611fb705182261c2副授邵燕君说,自8月份雨果奖公布之后,光是她就已经参加了4场类似活动。

  刘慈欣说,雨果奖给了他一个机会,能与核心科幻读者之外更多的人去谈论科幻。他也坦承,现在纷扰比较多,让他很难坐下来写作,“但我觉得这种影响是阶段性的,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从娘子关到空间站

  雨果奖的惊喜幸福

  距离北京400多公里的山西娘子关,是一处“科幻圣地”。

  它能成为中国科幻史上的重要地标,全都是因为刘慈欣??那个总在科幻小说末尾认真署上“某年某月某日,于娘子关”的前计算机工程师,那个在今年8月雨果奖公布时,正在山西小城泥泞马路上开车的第一位亚洲得主。

  刘慈欣有点儿后悔没去美国斯波坎领奖,虽然那个地方他从未听说过,人口也只有阳泉市的区区四之一。

  在那半个月之前,《三体》入围星云奖,刘慈欣刚去转了圈;半个月后,他走不开,自己对斩获雨果奖也抱什么希望: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是不是一定要参加,对方说“不一定”,这在中国,不就是得不了奖的意思嘛。

  看到美国航天局宇航员科尔?林格(Kjell Lindgren)在国际空间站宣布自己得奖,这是刘慈欣写科幻以来最激动的时刻:“我激动的不是拿雨果奖,而是由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来宣布a9b902084f73489d6748a80917a253bd结果。在我们科幻539a03a8a83e4246093da7c9a224b9d9的心目中,国际空间站已经是科幻世界了啊。”

  这也是刘慈欣后悔的缘由。

  过了一两天,同是山西籍的中国宇航员刘旺发来了祝贺短信,这又让他动了一把。连着几天,刘慈欣都沉浸在“太空居民”送来的惊喜与幸福之中。直到现在,刘慈欣每每目光扫过电视机边上那个不锈钢火箭奖杯,还恍恍惚惚觉得不太真实。

  每次出远门参加活动,刘慈欣都要经历几天呼后拥忙碌日子。尤其是今年,先《三体》要eb8bab4ccf05e52c5d30ed2cc9b10731814d6f18eecb92dec85d906b66fe5a70a8409238efc326baa614bd78a电影,再是喜获雨果奖,几乎每周都发表与刘慈欣或《三体》有dfeb9c8227880f890cb9553d2894c832的2cf533e5cc5416927c6356b51c2f765b道访

  之前还被工友询问是否道有个同名作家的刘慈欣,一下子成了山西省继百度李彦宏之后的第二个国际级人才。

  其实早在4年前,复旦大学教授严锋就盛赞刘慈欣,称他“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文学提升到了世界级的水平”。而更早,刘慈欣还蝉联1999年?2006年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因为刘慈欣,娘子关也成为很多中国科幻迷心中的“科幻圣地”。

 ▲2007年,刘慈欣在长城。受访者供

  从“东方红一号”到“三体”

  坚守科幻疆域的孤独

  1963年,刘慈欣生于北京,3岁时0231be3362ae7006f0acddb43281d00c因政治原因被下放到山西阳泉,过了几年,因矿上环境不安全,父母又受到文革的冲击,他被送回了老家,一个位于河南罗山县的小村庄。在7岁那年,刘慈欣站在一个池塘边,跟村子里的男女老少一起盯着幕中一个缓缓飞过的小星星,那是“东方红一号”。

  在《三体》英文版的后记中,刘慈欣这样写道:“人造卫星、饥饿、群星、煤油灯、银河、‘文革’武斗、光年、洪灾……这些相距甚远的东西混杂纠结在一起,成为我早年的人生,也塑造了我今天的科幻小说。”

  上世纪八十年代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大学的刘慈欣,因名额原因不得不回到阳泉。

  从省会太原出发,要坐将近五个小时火车才能到娘子关,火电厂四面环山,刘慈欣在这一干就是将近三十年,成了一位拿着12级工资的高级计算机工程师,他的本职工作是发电厂的计算机网络和监控,也给上至领导、下到门卫的许多人修过电脑。

  刘慈欣曾讲,当年20多岁的他住着电厂单身宿舍,每天晚上一群人围起来打扑克、搓麻将,有天夜里,他把一个月工资全输进去了,然后“浪子回头”开始写科幻小说,不管是否稳赚,至少不会再赔。

  当然,这只是触发他重科幻的契机和节点。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乘着西方科学幻想小说大量译介进入中国的热潮,十五六岁的刘慈欣已经开始写科幻了。

  刘慈欣读的第一本科幻小说,是一本50年代出版的凡尔纳的《地心游记》。

  在一个很热的夏天的黄昏,“我父亲过来把书没收了,他翻了翻就还给我了,说‘这叫科学幻想小说’。”在那个黄昏,刘慈欣的父亲只说了三句话??后面两句是“这是幻想出来的,但有科学依据”??它们倏然击碎,又迅速重塑了刘慈欣的幻想世界:一方面,他还以为《地心游记》是真的,就像其他欧洲探险小说一样;另一方面,他一下子知道了故事原来还能这么写,幻想加上科学就能塑造一个奇妙世界。

  1978年,刘慈欣开始断断续续地创作科幻小说和投稿。

  在读过刘慈欣几乎全部短篇后,科幻作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吴岩将他的作品定义为“新古典主义科幻小说”??“新”在其科幻构思极其密集,“古典”在于小说带有显著的美国“黄金时代”科幻小说的哲理风格。

  在吴岩看来,刘慈欣走向《三体》的路径,其连续性简直像是一个工程师的精致设计。“他每一个步伐的迈出,都是为下一步进行的积累尝试。”他在1999年的《带上她的眼睛》中学会情感表达,在2000年的《流浪地球》中学会大场面描写,在2001年的《乡村教师》中尝试并联展开,在2004年的《6b6b13520253abfe19491135b209a40d状闪电》中学会多人物多故事的交织……

  但刘慈欣自己觉得,这20多年里一个人的零星创作,感受到最多的是一种孤独感,“仿佛我独自坚守着没人在意的科幻疆域,后来我发现,只要呐喊的时间足够长,就能看见,这片疆土上还有很多人。”

  从工程师到职业作家

  与13亿人聊科幻

  2009年,因为国家政策原因,娘子关火电厂关停了。

  “没了工作”的刘慈欣,住到了阳泉城里。去年8月,阳泉市文联宣布,“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正式调入阳泉市文学艺术创作究室,从事门的文学创作和研究工作”,不仅如此,“刘慈欣的工作调动得到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经各方努力,终于d7a4cc73f172f8cb896b6cbf6d56d33e这一人才在了阳泉。”

[1]  


  这么多年来一直把科幻作为业余爱好的“刘工”,终于成了一位正儿八经的职业科幻作家。

  刘慈欣说,“我就是把档案放文联了,也没去上过班,每天呆在家里”。他的妻子在外地工作,他负责照顾老人和女儿,过着总体很宅的生活,读着许多“不读挺可惜”的各方赠书,坚持每天早晨十公里的跑步和一周两次的游泳??保持健康体魄,准用30年存够的钱,好在自己82岁时,去国际空间站住上几天。

  现在,雨果奖给了他一个机会,去和核心科幻读者之外的人谈科幻。“上至国家副主席、省委书记、市长和中学校长,下至中学生、快递19e5b2e221f2f9c54ac7dfc215088575和小吃店老板”。

  刘慈欣发现,中国科幻小圈子里这二三百人谈论的科幻,与另外十三亿人谈论的科幻完全不同,“他们将科幻本身认定为科学,以为我要通过科幻文学做科普”。这对刘慈欣触动不小。

  14号,研讨会一结束,刘慈欣迅速被人群包围,几百本书和笔记本伸到他眼前,桌上的水杯被挤洒了,抽屉里的黑书包泡了水,他也顾不上擦。又是握手又是拍照,刘慈欣脸红冒汗,一边擦裤子上的水,一边问“我手里这支笔是谁的呀?”

 ▲刘慈欣在给读者签名。王? 摄

  他的签名没经过什么设计,有时候一写完,还要在“欣”字上补一划。签完名字,他必定双手把书e42224d06d2024599a539ce55945b509还粉丝,保持微笑,却并不看人。

  刘慈欣一般不直视别人的目光。即使会议上有嘉宾面向他讲话,他要么盯着身前某处的虚空一点,要么抬头扫视天花板,如92320e1ab46564acf287ba4fed7405e7一般。我们无法得知,这他思考问题时的行为07732e7619c7f88963b61b8e7879e615,还是一个工科宅男羞赧本质的外露。

  在各个活动现场,都有不少粉丝针对《三体》的人物和故事设定询问刘慈欣的政治观点和个人经历,他一直用“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来形容自己,“我既不左也不右,是个温和派,我的行为准则与别人没有什么两样”,他严格区分科幻创作与生活,常“那些只是小说的情节需要”来统一作答、不容分辩。

  而吴岩回忆道,在一次活动上,他说《三体》中“黑暗森”的假设应该源于刘慈欣的生活经历。这个说法得到了肯定。2007年左右,娘子关火电厂面临关停,厂里职工面临着相同的困境和不同的选择,人事纷扰,斗争暗涌,敏感的刘慈欣把当时的感受融进幻想,建立了宇宙社会学的黑暗法则。

  而不管刘慈欣本人是否认同,他小说的宇宙社学、思想钢印、技术爆炸等新名,已风靡网络世界,甚至成为中文互联生态法则。

  从偶像到平凡

  与女儿的200年之约

  虽然已成为职业科幻作家,但在《三体》之后,刘慈欣一搁笔就是五年,读者和出商都心急。

  为什么?刘慈欣并不觉得自己是那得过大奖就再难越自己、索性不写的“巴托比作家”,也没什么可焦虑的,“我花了将近十年的时才想好《三体》,那些年也不写,只是单纯构思,有时候还会中断,有时候甚至对故事没信心了。这对于一个作者来说很正常。”

  《科幻世界》杂志副总编姚海6e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94007b75d6348c9f4f5f7572fad是刘慈欣的责任编辑,两人相识16年,“作为一名读者,我挺着急的。但作为一位编,我很理解他。他需要能让自己激动起来的be2c6fe1ad836493f92c34ce0f377c0d,不会为了迎合市场而写作,这是他一直e7a7b9c1d9282082b7e4fd026109e095的坚持。”

  在姚965acff95f5d4c34aacac910655a92d2看来,刘慈欣是一个矛盾体。他不在乎,不赶着炒作出,不写热门话题,却常在意读评论界的反馈,以及作品的商业价值;他曾提出过科幻可以从文学当中剥离出来的极端观点,却是当下科幻作家里文学性最好的几位之一。

  年轻科幻作家陈楸帆在“知乎”的一条帖子下面这样形容刘慈欣:“他的脑子里似乎装着无数宏大81754dfc2e0cd0b88143962d9bf5c0e5的创意,但同时,又极其矛盾保守精明,这从他受一些采访可以看出来,他不太愿意改变现有的生活状态,哪怕再多人用金钱诱惑他,唯一可能性是给他女儿提供更好的教育资源”。

  他气地拒绝记者前往阳泉采访的请求,也不希望读者贸然上门打扰,努力维护着小城生活的安静与家庭的隐私。

  刘慈欣八十多岁的母亲耳背,不e69e22bbe18247446b54b72e631bc424,或许不知道闷不吭声的儿子曾与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握过手。他的妻女也没看过《三体》,“科幻是个小圈子,我不能要求我女儿正巧也落在这个小圈子里。”

 ▲9月14日,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在北京与刘慈欣等科普科幻创作者座谈

  然而,在写给女儿的信《两百年后的世界》中,刘慈欣坚信女儿读过并且一直记得他的小说,关心着他所关心的问题:200年后,人类是否见到了外星智慧生命呢?

  在一次深夜的采访中,记者无意中听到刘慈欣女儿在电话那头的声,“我还以为我的虫子死了,结果它还活着!”

  当7f7692aeed1e1d5c1d2143b34f5f1523叹这句话像一个科幻故事的开头时,刘慈欣说,高维空间看我们,就像我们看虫子??仿佛两代人的幻想与生活冥冥中连在了一起,真是奇妙。

  新京报记者 黄月 编辑 甘浩

  主图摄影 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刘慈欣与新京报12年

  2008年12月10日,《新京报》刊发《刘慈欣:中国科幻文学的“异类”》,讲述了从异类走到主流,刘慈欣热爱科幻之心不改的人生历程。自此,《新京报》见证了刘慈欣科幻创作道路上许多重要的时间节点

  2010年9月,《地球往事》系列第三部作品《死神永生》在网络上发表试读版;2013年4月,《三体》获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金奖;2014年11月,《三体》第一部6f1e5b08981362ebcbecaeecfd2f2fb2版在美国出版发行;2015年初,《三体》被筹划改编为电影;今年8月,刘慈欣斩获雨果奖当天,《新京报?书评周刊》特约记者与他展开对话,刘慈欣说:“一个奖项能改变的东西是有7481b35a6d18a69b5fbc942bbe8d3fc5的,中国科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同题问答

  新京报:你的理想是什么,目前实现了吗?

  刘慈欣:做一名成功的科幻作家。现在我能肯定的是,我距离这个想更近了。

  新京报:你觉得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

  刘慈欣:作为一个科幻作家,最艰难的就是构思作品时没有任何想法,写不出来。

  986edb14b64572ae77747e63afaf9a97:让你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刘慈欣:我是一个科幻迷,科幻是我的爱好,这就是我的动力。写下去不需要坚持,不写才需要坚持。其实每一部作品的创作都是一段长的过程,特别是长篇小说,不是有一个灵感就能有一部小说,这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和修改

  新京报:在事业上你最珍惜的是什么?

  刘慈欣:我的作品能获得读者和评论界的承认,能够获得国际科幻文学的最高奖项。

  新京报: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刘慈欣:没有更早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科幻创作中来,我直到年纪比较大了才开始投入写作。如果年轻的时候全力以赴,可能结果会更好一些。

  新京报: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刘慈欣:希望父亲能够重新回到我的生活中。他65岁就去世了,他如果能够回来看看我以后的生活,那就好了。

  新京报:你的座右铭或者你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

  刘慈欣:生活要求我们去创作,而不是去重复。”这句话是我自己说的,我写到了一个同学的毕业纪念册上,然后完全掉了。前几天,同学聚会时有人拿着纪念册给我看,我才想起来。

  新京报:你能用一个词形容你现在的心境吗?

  刘慈欣:我觉得还是蛮平和的。虽然现在纷扰比较多,我很难坐下来写作,但我觉得这种影响是阶段性的,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3]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网友质疑交警工作效率起争执 当事人员粗暴拒绝|圣诞帽 下一篇:谷歌在长沙建体验中心 发展跨境贸易|

本周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