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古琴大致要经过选料、选样画图、锯图形、刨面、挖槽腹、做底版、合琴、髹灰、擦漆、研磨、安足、上弦、调音等诸多工序。

  任辉边挖槽腹边拍打琴面,在细微的音色差别中判断槽腹的完成程度。挖槽腹最考验斫琴者的技艺,古琴试音不比钢琴,没有校音器可借助,靠的全是斫琴者的经验和感觉。任辉闭目拨动琴弦,琴音流出,外来人听来已是曼妙之音,他却能听出哪根弦有问题,这便是他的绝技。

  古琴木胎制成后,还要髹上用鹿角霜调和生漆而成的灰。髹一次灰,就要晾晒一个星期左右,反反复复10余次,急不得一点点。打磨也是如此,用不同的工具和砂纸,每隔三天打磨一次,直到琴面光洁细腻,如同上了漆一般。

  斫一床古琴需要耗时一年半左右,若非真正喜欢,恐怕是坚持不下来的。

  三年前,任辉在奉化南山路上开了一家琴斋,斫琴之余教人学琴,补贴斫琴的支出和家用。任辉做的每一张琴都凝聚了他的心血和汗水,最贵的一床卖价超过30万元。

  因为小有名气,来任辉这里学琴的人不少,可真正懂古琴的同道中人不多。“花几万元买钢琴,大家能接受;花几万元买古琴,很多人就会觉得,不就是块木头嘛。”任辉说。

  其实就连任辉当初走上斫琴的路,也有一半的原因是嫌琴太贵,“一床看得上眼的古琴要2.5万元,可当时的房价却只有3000元。”

  古琴的市场可能永远都是小众的,但对任辉来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很重要,在遇到各种困难时,心里也因此少了几分抱怨。所幸任辉的妻子是学古筝出身的,对任辉的执着颇为解。记者 石承承 通讯员 杨长乐

  注:斫(zhuó)琴,对古琴进行精工细作的一种工艺技术。斫,意为用刀、斧砍。